文化观察|AI时代过早专业化有风险!“鸡娃”父母别再担心输在起跑线

2022年8月23日 by 没有评论

“钢琴就得3岁以前开始学,培养乐感”,“网球越早学越好,四肢协调”。钢琴神童郎朗、高尔夫球手老虎·伍兹们的年少成才模式,让很多家长们日夜担心:自家孩子如果输在起跑线上,那就完了!他们希望孩子能尽快找到某一项专长, 成为某一专业的大牛,成为顶尖精英。

在“一万小时定律”、“刻意练习”等通行理论的刺激下,家长们让孩子尽早专业化。如果花费时间开拓知识面,没有在某一个领域早早拔尖,就很容易“沦落”为一个平常的普通人,得不到镁光灯的照耀。 甚至连张爱玲都说过,出名要趁早。电视剧《小舍得》里的焦虑更是让很多人感同身受。

但是,有人通过研究提醒我们:这种想法、观念可能要改一改了!《成长的边界:超专业化时代为什么通才能成功》(以下简称《成长的边界》)的作者大卫﹒爱泼斯坦,通过对体育、音乐、教育、天文、艺术等领域内,世界上一流成功人士的案例分析发现,过度专业化弊大于利:过早进入高度专业化的状态,会容易让人陷入认知壁垒,画地为牢,将自己局限在一个狭隘的小世界里。

尤其是现在AI机器自动化时代,只在某一项专精,反而有容易被机器替代的高风险,而在各项知识上比较均衡的通才人物,反而更有发散思维,融汇变通的能力,反而更容易在人生和事业发展道路上走得更稳当和更长远。

爱泼斯坦认为,比“刻意练习”(某一项技能)更重要的,是“刻意尝试”(更多领域),先涉猎后钻研、多方尝试、横向类比思考,多维度的成长,发现自我潜力点所在之后,再深入某一点进行专项训练,这样的人生发展才更容易抵达真正的成功。

所以,这本书也给家长缓解焦虑,你不必急于让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起步晚、没有固定专长、只能保持三分钟热度,都不会让你的孩子落后他人。你要教给孩子的不是暂时领先的封闭技能,而是受用一生的开放优势。

不要在生命开始的时候,就划定一条又一条的起跑线,而是要孩子多去尝试,多维度地挖掘潜力。当一个人找到真正热爱的,擅长的事物时,再全身心投入进去,进行刻意练习,那么获得成功的几率非常大。

对于想要终身保持学习的成年人,这本书也带来了希望:不要放弃自己,不要因为自己暂时没有某项拔尖的技能而妄自菲薄,只要你保持学习,保持广度探索的精神,积淀潜在的多面能力,你很可能在未来登顶。

《成长的边界》英文版在2019年5月出版后,被比尔﹒盖茨列入他的2020年度书单,并撰长文推荐,认为其是“一本戳穿专业化神话的好书”。

盖茨提到,他自己的职业经历非常切合通才模型……“我对计算机的热情总是与许多其他的兴趣混合在一起……我相信微软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是我们比那个时代的其他初创企业更广泛地思考。”2021年,这本书被后浪引进国内,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公开出版,得到万维钢在、罗振宇等人士的大力举荐。

早早进入专业化训练的例子,老虎·伍兹是一个例子。他在七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挥舞杆子,练习摆臂;两岁就上电视,甚至还战胜了鲍勃·霍普。自此,他成为家长培养孩子的标杆,也成为“刻意练习”“要赢在起跑线上”一众畅销书的代言人。“尽早起步,精准练习”的热潮也越刮越猛,铺满了社会的每一处角落。但是,老虎·伍兹并不能代表全部。

在《成长的边界》中爱泼斯坦指出,和普通运动员相比,最终成为该项目顶级人物的精英运动员,一开始在刻意练习上花费的时间反而较少。用研究者的话说,精英运动员们经历了一段“采样期”。

他们涉猎各样的体育项目,通常并不是有意为之,或者,只有微乎其微的刻意安排成分;通过各种项目的锻炼,他们的各种身体机能愈加纯熟;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能力所在以及偏好;只有在广泛涉足各项目之后,他们才能专注于一个特定项目,进行专业化的技术练习。

网球明星费德勒就是这样的情况。费德勒不是神童,他小时候什么球都玩,只要是球就行。他的母亲是业余网球教练,但不愿意教他打网球,据说她受不了费德勒奇怪的击球动作。费德勒父母完全没有把他当天才儿童定向培养,对他只有一个要求:不要作弊。

费德勒就这样玩到十一二岁,自己才决定在足球和网球之间选择网球。教练看到他打得好,想让他跳级,费德勒拒绝了。他的理由是我打网球是为了和朋友们呆在一起,我们打完球,还可以聊聊天,我不能离开朋友……直到16岁,费德勒才开始真正的专业网球训练。

2014年,一组德国科学家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刚刚获得世界杯冠军的德国队,队员们全都是典型的“后发制人”型选手——直到二十二岁甚至二十二岁以上,他们此前都没有踢过专业联赛,最多只是在业余联赛中登场。在儿童和青少年时期,他们把时间都花在踢野球或者其他项目上。

两年后,另一项关于足球运动员的研究出炉,研究人员记录了一些小队员十一岁时的技巧水平,随后持续跟踪了两年。那些参与了更多体育项目并且常踢野球的队员,“没有参与那种专业的、有组织的训练和练习”,在十三岁时表现得更出色。类似的研究成果不仅出现在足球领域,从曲棍球到排球,各种体育项目中都有类似的发现。

除了体育领域,还有大量不像老虎·伍兹这样的成才路线,依然取得很高的成就的案例。克莱顿1965年就读哈佛医学院,1969年医学院毕业后,担任加州沙克生物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就读医学院期间,他开始撰写小说。正因为他的跨界知识,才能够让他写出《侏罗纪公园》和《急诊室的故事》。

比如屠呦呦是唯一一位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中国人,也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女性,她被称为“三无教授”:没有中国科学院的院士资格,没有海外研究的经历,没有研究生学历。那她有什么呢?她喜欢历史,公元4世纪的一位中国炼金士写下过一个治疗疟疾的药方,使用的药物来自于青蒿。

比如杰克·切基尼之所以能成为在爵士乐和古典音乐兼属世界一流水平的罕有音乐家之一,便是他在一次次尝试后,才找到的领域。在他爱上古典吉他的时候,他已经31岁。这个年龄在音乐界是起步很晚的,但并不妨碍他成为双一流音乐家。

尤利乌斯·恺撒年轻时,在西班牙看到了亚历山大大帝的雕塑,然后痛哭流涕。“亚历山大大帝在我这个年纪已经征服了很多国家,而我只是虚度光阴,没有做任何值得铭记的事情。”但很快,这种担心就成了遥远的回忆,恺撒掌管了罗马共和国——在被自己的朋友暗杀之前,他已经是罗马共和国的独裁官。

爱泼斯坦请读者您记下这句话:“别觉得自己落后他人。”你应该和昨天的自己比较,而不是和那些除你之外的年轻人比较。每个人前进的速度不尽相同,所以,不要因为任何人让你自己感觉落后。在一个鼓励甚至强烈需要“超专业化”的世界,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维护广度学习、多样化经验、跨学科思考和晚一步专业化带来的利益和优势。

毋庸置疑的是,确实有一些领域需要老虎·伍兹式的人才——年少成才,并且清楚自己的目标。但随着社会日趋复杂,加上科技让世界成为一个浩瀚的物联网体系,而身处其中的个体只能看到一小部分——因此我们也需要更多罗杰·费德勒式的人才:从一开始就兴趣广泛,随着自身的不断进步,不断拥抱多样化的角度和体验。也就是“通才”。”

随着AI时代的到来,很多专门的工作都被机器取代。《成长的边界》启发我们:作为人类,最大的优势正好就是过度专业化的对立面—广泛融合各类知识的能力。社会对人的创造性的需求,其实就是就要求人不断跳脱固有模式寻求解决方法,而这就需要我们要保持通识学习和贯穿、类比等综合思考能力。

需要提醒的是,专业化本身没有任何错误。爱泼斯坦强调的是,不要过早专业化。最好是前期线先探索、尝试,找到自己要发力的点,然后再进行深入训练。

所以,别担心起跑慢了,晚了。因为跑得早或者快,不一定能跑得远。而现在,是一个需要跑得远的世界。

标签: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